兔米

【兔龍】你是我日復一日的夢想(4—5)

 (4)

  「誒~你又跟戰兔吵架啦?」美空戳了戳趴在吧台上的龍我,自從這兩位幫忙把一個自稱小海的私生飯打包扔出咖啡廳後,就建立了堅定的革命友誼。

   龍我扭了扭頭,躲開了美空的手指。

   「年輕人有話要說開哦,感情的事情不說明白對方不會懂的~」店長抓緊機會插嘴,還順便眨了眨眼,可惜被龍我徹底無視。

  其實他們沒有說錯,確實是和戰兔那傢夥吵架了。

  在平和的新世界裡,英雄的存在不再是必然,他們必須要學會放下英雄的身份,成為平常人,過平凡的每一日,這也是他們一直以來的期望。

  但真的做起來,並不容易。

  戰兔打算自己研發一些小道具販賣,他笑著説:「這樣的生活就很好。」但龍我卻不那麼認為。

  雖然很不甘心,卻不得不承認,和自己不同,戰兔是個真正的天才,他的才華和能力應該用到更重要的地方,而不是為了自己,整天研究什麼快速削皮器又或是什麼自動搖籃上。

  「老闆,我還想要一瓶啤酒…」

  「喂喂我這裡可是咖啡廳耶!真拿你沒辦法……」

     拉開啤酒的拉環,龍我大口喝下。

  自己是笨蛋沒錯,嘴巴又笨拙。

  想說的話總是說不出來,但是至少自己的心情還是能夠分辨的。

  他就是不願意讓戰兔這樣,因為心裡會痛。

  

 (5)

      騎著機車熟練地在街道中穿梭,想都不用想,那個一聲不吭就離家出走的笨蛋肯定躲在咖啡廳。

      之前兩個人大吵了一架。

      吵架的起因是,戰兔發現了龍我身上的傷痕。青青紫紫,觸目驚心,被發現后,龍我急急忙忙的用衣服掩飾不讓戰兔看,說是自己在便利店工作的時候不小心搬貨傷到了。

      這種拙劣的藉口,也祇有這種笨蛋才想的出來。

      終於在地下拳擊場的門口等到了帶著墨鏡和圍巾,鬼鬼祟祟,自以為喬裝的很好的龍我,真相才終於揭曉。

      那是兩人同居後戰兔第一次對龍我發火。

      抓住龍我的肩膀,戰兔心痛到連聲音都在顫抖「為什麼要打假拳,為什麼這麼不重視自己的身體!」明明知道這種地方有多黑心,為了效果,即使打假拳,都拳拳到肉,不出血不停手。

      想到龍我興高采烈拿回來的打工錢都是這樣得到的,戰兔就哽咽的說不出話。

     「不要管我,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決定!!」龍我用力掙開戰兔,身上的傷被碰到,疼的直抽氣:「至少我能養活我們,管好你自己的事吧」

  明明不是這樣的

  明明不是這麼想的

  為什麼就是說不出口呢

   「快打烊了還不回家戰兔會擔心的哦~?」美空已經換上睡衣了,搖了搖躺在沙發上已經醉醺醺的龍我。

      「他才不會擔心呢!那個~笨蛋~!」吧唧吧唧嘴,龍我對著空氣揮了揮拳。

   「誰是笨蛋?這麼晚還不回家,是打算離家出走嗎。」咖啡廳的門鈴叮咚響了一下,戰兔推開門走了進來,手裡拿著一件外套。

   藍白色的夾克,上面繡著某人最喜歡的龍。

  「啊戰兔!!!你終於來了,你看龍我完全醉倒了嘛」美空終於等到戰兔,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。

    「抱歉,我們家笨蛋又給你惹麻煩啦。」戰兔歎了口氣,把人提起來強行給他套上外套。「乖乖把手伸出來,不穿?到時候感冒可別哭著來找我。」

  「不想回家!不想回!」龍我連連搖頭,喝醉酒的人力氣奇大,一再試圖推開戰兔。「幹嘛,還在發脾氣?」戰兔揪著小酒鬼,路都走不直了還在鬧彆扭。「你那麼凶!凶我!誰要跟你回去你這個笨蛋兔子…」

  「回不回?」戰兔皺起眉頭

   龍我還在嘴硬:「不回!死都不!唔…………!!!!」

    揪著龍我的後腦勺,戰兔二話不說,略帶粗暴地吻上了他的唇。

  戰兔身上和自己一樣的柔順劑香味,還有這個和平常不同,侵略性極強的親吻,都讓龍我不自覺地沉溺其中,从抵抗到臣服,情不自禁的,雙手攀上了戰兔的脖子。

  「…乖了沒?願意回家啦?」親了親龍我拽著自己風衣衣領的手,戰兔滿意的看著懷里人紅著臉,一臉迷茫點點頭的可愛模樣。

  「……那,那我就先去休息啦,你們走的時候帶上門就行!」被兩人閃到流淚的美空,決定不打擾人家小情侶耍花槍溜了溜了.jpg

 (6)

     戰兔怕龍我醉酒會吐,專門挑著平坦的路開。穿著戰兔拿的外套,舒舒服服地趴在戰兔背上,酒醒了大半的龍我醞釀著話語,不知道如何開口,气是气不下去了,認錯又不情願…只好揪著自己衣角發愁:「喂…戰兔…」

  「如果你想說,戰兔為了我沒辦法做科學研究我好內疚…」戰兔先開口了「我會說:天才~科學家桐生戰兔無論在哪裡,無論何時,都可以做實驗得出結論,難不倒我,更何況那種華而無實的實驗,我已經厭倦了。科學的存在就是要讓人更加幸福,比起最新的科技,我更想要製作能方便普通人的發明」

  龍我吃驚的地抬起了頭「你怎麼知道…」

  從後視鏡看了龍我一眼,戰兔笑了笑,繼續道:「戰兔要學會放下英雄身份會不習慣嗎?…不會放下的,哪裡需要正義,哪裡就有我們,最佳組合不是嗎?」

  「最後,摸摸我口袋里有什麼?」戰兔偏偏頭,示意在自己右邊的口袋裡。伸手摸了摸,龍我掌心里出現了一把小巧的銀色鑰匙。

  「本來想給你个驚喜,我租下了咖啡廳旁邊的店鋪,以後就可以販賣我製作的商品,你就是店鋪的老闆娘啦,隨時都可以去找美空她們玩,但是不準夜不歸宿哦,我會吃醋的」

  「戰兔…」

  「聽話,以後不準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,和以前一樣,不在乎自己的身體,我會傷心的!知道了嗎?」

    「嗯…知道了啦!…囉嗦…」

  所有的迷茫和不安,因為戰兔,全部找到了答案。

  龍我狠狠地把快要溢出的眼淚一股腦地塗在了戰兔背上。

  「能在你身上留下痕跡的祇有我~如果覺得啊戰兔大人好溫柔我好喜歡哦!的話,就多考慮一下怎麼在晚上…喂喂喂別晃車很危險的啊!」

  「你快閉嘴吧你!萬年發情兔!!!」難得的浪漫氣氛又消失的無影無蹤,緊緊握著鑰匙,龍我紅著臉拼命搖晃著戰兔,機車載著兩個人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搖搖晃晃的前行著。

    還是打打鬧鬧比較適合我們兩個笨蛋…吧?

  #美空:呸!表面看上去針鋒相對,其實根本就在調情!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评论(5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