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米

【髭膝】牢籠 05



天氣變的越來越冷了。


蜷縮在被窩裡,連露出的鼻尖都會變得冰冷。


“要是不小心感冒就麻煩了呢”髭切注意到這一點后,

房間裡的火盆幾乎沒有被熄滅過。

已經是什麼時節了?


膝丸努力地回想,卻想不明白。

房間如此溫暖,腦袋也變得遲鈍了。


髭切不在家的時候越來越多,睡不著的時候,看著窗外然後猜測外面的狀況,成了膝丸最新的消遣——僅僅是在髭切不在的時候。


  因為髭切不喜歡打開這個房間裏的門或窗。


  他討厭膝丸任何程度的分心。


僅僅是試探著問他今天的天氣,又或是窗外的風景如何,他也會從這句話中,品出膝丸想出去看看的渴望,而感到不悅。

       “外面太冷,房間裡更適合你的身體。”


       他總是這樣和顏悅色的勸說著自己。


  如果膝丸一再堅持,髭切就會沉下臉,不高興的反問他:“你就這麼想出去嗎?”

  看吧。


       今天一定非常冷。

  膝丸聽著外面寒風的呼嘯聲,感覺到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。

  好睏………

  卡嗒。


  突然,膝丸聽到了一點奇怪的動靜。


  會不會是被雪壓斷的樹枝?還是錯覺?膝丸想。


  接著是紙門被輕輕拉開的聲音,然後是走廊的木地板發出的嘎吱聲音,有人。


  膝丸眨了眨眼睛,看向窗外。


天還是亮的。天色尚早,髭切不可能那麼早回來呀。


那會是誰?膝丸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胸腔裏砰砰地跳動著。殘留的睡意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
  或許這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誰?”


攝手攝腳的溜進和室,剛剛拉開紙門,就冷不丁的聽到這句話,本來就做賊心虛的男人嚇得差點拔腿就跑。他警惕的轉頭巡視四周,才發現聲音是從掛著軟紗床幔的床鋪上傳來的。


因為這裡實在是太安靜了,床上堆滿了一看就很柔軟的被子,一時竟然沒注意到上面居然還躺著一個人。


他大著膽子上前,看到了一幅美妙的景象。


是一個女人,穿著一件紅色的和服。因為在床上躺著的緣故,沒有系腰帶,鬆散的衣襟露出了大半個肩膀和修長的脖頸…不用猜都知道衣服下的身體是多麼潔白…男人感到一陣口乾舌燥。衣服上面是用金線刺綉的仙鶴圖案,活了二十多年,男人從來沒有見過村裡有女人穿這麼豪華的衣服。


  頭髮也是從未見過的顏色,像春天最稚嫩的柳葉。


  半長的頭髮在軟枕上散亂著,遮住了大部分潔白的臉龐。小巧的鼻子…如同櫻花一樣的嘴唇…還有那雙眼睛…只一眼,男人就被那雙金色的瞳孔迷住了。


 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怎麼會相信一雙眼睛裡,如何能存在純潔和誘惑?


  這是一个漫長且寒冷的冬天,比以往幾年更甚。罕見的大雪,使糧食緊缺,村民不得不冒著大雪走進深山裏尋找食物填飽肚子。村民都說此地有妖魔作祟不敢前往。祇有他仗著自己年輕力壯想來碰碰運氣,誰知道居然發現了這個房子。


  大著膽子進門,才發現和陳舊的外表不同,裡面居然裝飾得十分豪華,廚房裡也堆滿了上好的食材,胡吃海塞一頓以後,他猜想房主人不在,偷偷摸摸進了主屋想再順點東西,沒想到居然遇到這樣一位美人。


在男人上下打量膝丸的同時,膝丸也終於看清楚了這位不速之客。看外表…應該是附近的農民。看上去非常年輕老实的一个男人。僅僅是這一點,膝丸已經喜出望外。


  或许这个人可以帮自己离开这里。


  膝丸在內心打定了主意。看男人盯著自己不說話,膝丸先開口了:“你要錢?我有。”


“你居然是男人?”美人一開口居然是清冷的少年音,把男人嚇了一大跳,但很快就緩了過來,有錢人養年輕貌美的小姓的事情他也不是沒聽說過。難怪他的穿著打扮和姿色都如此不凡,還住在這麼豪華的房子裡。原來是金屋藏嬌。


  這奇怪的一切都解釋的通了。


“這個房子裡有的東西你都可以帶走,但是有一個條件。”


少年努力仰起頭,想盡力坐起來。男人才發現少年的四肢都像新生的小動物一樣使不上勁,原來手腳有傷。實在看不下去少年拼命想爬起来的动作,他忍不住上前一步,抓住少年的雙臂,幫他靠在軟墊上,一觸碰到少年柔軟的肌膚,男人又是一陣心猿意馬。


不過此時此刻,比起美色,男人更在意少年的話。

畢竟美色又不能填飽肚子。


“什麼條件?”

“…帶我走…帶我離開這裡,越遠越好。”仿佛坐起身就已經用盡全部力氣了一樣,少年單薄的胸膛上下起伏,輕輕地喘著氣。

“就這樣?”男人警惕的看了少年好一會,似乎覺得這個交易太誘惑,仿佛天上掉餡餅一樣不可信。


“就這樣。你帶我出去以後,就不用再管我了。帶著東西走吧,我不會成為你的負擔。”似乎怕男人反悔,少年補充道。

男人看著床上的少年,沉默了一會,最終還是笑著抓了抓頭髮:“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怎麼能拒絕你呢?”


“…謝謝你!”膝丸的欣喜很快轉變成了擔憂“我們必須要快一點…不然…他就回來了…”


  如果被發現的話…!


“你放心吧!”男人站起來“按照約定,我想要什麼就拿啦!”他瞄了一眼床上的少年,少年眉頭緊鎖,低著頭好像在思考,根本沒有在意他的動作。


  既然房子主人都開口了,哪有不拿的道理!


  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,男人一拉開抽屜,還是被裡面的擺件晃花了眼睛。“這是………!”黃金,紅珊瑚,還有好多叫不出名字的寶石,


  隨便一件,都足夠他好吃好喝一段日子了。沒想到這種天大的好事居然有一天會落在自己頭上!


  男人抓起抽屜裡的首飾拼命的塞滿自己的口袋。


  還有那滿箱滿柜的華服,男人只恨自己沒有辦法全部搬回家。狂喜之餘又有點莫名的恨意。


  有錢人就可以肆意地揮霍,可以有這樣的美人在怀,而自己貧苦一輩子還是一無所有!上天真不公平!但自己也算倖運,好不容易得到這個翻身的機會,怎麼能不好好把握?


  他也不敢耽誤時間,裝夠了之後,男人看少年穿的單薄,想了想,抓起一床軟被,將他整個裹了起來“外面還在下雪,你這樣非要凍死不可,反正你也走不了路,就不給你穿鞋了!”


  心神不寧的膝丸自然也沒有異議,任由男人將他捆在了自己背上。“抓緊我!”男人督促著,膝丸才努力的用手環住了對方的肩膀。


  “你比想像中輕的多啊,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走,可一定有你的理由,事不宜遲,我們走吧!”男人突然想到了什麼:“你什麼都不帶嗎?”


  逃跑總要帶點路費什麼的吧?


  “…不必了,走吧”膝丸搖搖頭。


  這裡的所有東西都是那個人給的,他不喜歡。

  反正刀劍不吃不喝也不會死,沒有必要。


  “那我們真的走啦?”看膝丸神態堅定,男人也不再勸說,拉開門快步地走了出去。


  回廊…茶室……男人走的已經夠快了,膝丸趴在他的肩膀上,不住地回頭看。囚禁他的鳥籠如今一片狼藉,房門大開,離他們越來越遠。


  快一點…希望他能走的更快一些……如果他還能像以前那樣行動自如,他肯定已經忍不住拔腿狂奔。


  心臟跳的太快,感覺胸口都在微微的發痛。萬一遇到回家的髭切該如何是好!明明知道逃跑是最大的罪過!暴怒的髭切會如何懲罰他?會殺了他嗎!如果乖乖的呆著就什麼事都不會有,不會受罰也不用冒險………


  為什麼要不聽話呢!緊緊抓著男人衣服的手心都不住地冒冷汗。


  膝丸幾乎有點後悔自己做了這個魯莽的決定。

  但他害怕的畫面一直沒有出現。


  “我們走出來了,冷不冷?”男人看他一直埋著頭不說話,還以為他凍僵了“忍耐一下,這種季節山林里有狼,絕對不能停下來休息,堅持趕路,天黑之前我們就能到村裡了……”


  男人絮絮叨叨的說著,膝丸的注意力卻已經被別的事情吸引住了。


  那是久違的景色。


  漫天飛舞的雪花輕輕落在了自己的頭髮上,看來昨晚下了一場大雪,雪已經積的很深了。四周圍都白茫茫的一片,好冷,寒冷的空氣毫不留情地衝進鼻腔,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來。


  沒有溫暖的火爐,沒有柔軟的被子。

  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秒要去哪裡。

  但是膝丸卻狂喜不已。


  因為這是久違的,他夢寐以求的自由。


  或許髭切回來發現他不在了會歇斯底里,會難過…但是…膝丸搖搖頭,努力把這些畫面趕出自己的腦海。


  做出那麼過分的事,就算傷心也是活該。

  他恨恨的想。


  而且…他還有死都要回本丸的理由…

  “……………主上”


  主上也以為自己死了嗎,他還在等著自己嗎?

  膝丸想起了那個放在自己手掌心的禦守

  明明是自己那麼重要的寶物

  最後也不知道髭切如何處置了它


  還有…出發前的那個吻

  一直以來是主上給自己提供了棲身之所

  是主上教會了自己何為喜歡

  自己卻連道別的話都來不及說…


  不快點回去的話………!

  膝丸鼻子一酸,幾乎落下淚來。

  咬咬牙,最終還是忍了回去。


  “我不冷,繼續走吧…”


  男人回頭瞄了背上的少年一眼,只注意到了他被凍的通紅的嘴唇,在漫天紛飛雪花中,如血。


评论(17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