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米

【兔龍】你是我日復一日的夢想(9-12)

    諸君,我就是喜歡修羅場和病病的男孩子啊!(過激背德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(9)

  “那個,我想跟你談談可以嗎?”龍我胡亂的撓了撓自己的頭髮,自從上一次告白之後,這是男人第一次來到店裡。

  有的事情果然還是不說清楚不行!

  一方面要隱瞞戰兔那個傢夥,

  一方面還要陷入深深自我厭惡,頭都快炸了。

  “……當然,那,我們去咖啡廳吧!比較適合聊天。”和龍我的尷尬不同,男人溫柔的笑了笑,仿佛那天貿貿然告白的不是他一樣。

  “咖啡廳嗎……”龍我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。

  可惡…在店裡說不行嗎!……怎麼辦……………

  “不喜歡的話,我知道有家酒店樓上的酒吧非常有氣氛……”

  “不了不了就去咖啡廳吧!咖啡廳!”

  酒店什麼的不是更危險嗎!就算是笨蛋也知道很容易貞操不保啊!!!龍我趕緊抓起包,快點說清楚,還能趕得上回家吃晚飯:“那我們快去吧!”

  “嗯!”男人笑的開心“我開了車,跟我來。”

  “爸爸,那個人是誰啊…………”

  路邊的電線桿後面,探出了兩個帶著墨鏡的腦袋。

  “美空~電視劇不是常常有這種劇情嗎!這就是所謂的外~遇!外~遇!修羅場現場啊!”

  “哇那那那怎麼辦!戰兔知道了不是傷心死?”

  “肯定會啊!一定汪汪大哭!賣醉到深夜!”

  “媽耶,沒想到他是這樣的龍我!”

  “美空,這就是大人的世界啊………”

  “…你們兩個在幹嘛?”

  兩人一驚,嚇得趕緊往後看

  是插著風衣口袋的戰兔。

  “誰會汪汪大哭啊!話說你們兩個在玩什麼偵探遊戲嗎?”

  “戰兔!!龍我………”美空都替他著急的蹦蹦跳。

  “詳情我都知道了,墨鏡借來用一下。”

  戰兔从美空鼻樑上取下墨鏡,帶上了。

  “才不是外遇,那個笨蛋…看起來大大咧咧,其實對待感情很細膩,不會拒絕,才被某些蒼蠅纏上了”

  抬腿,俐落的騎上變形好的機車。

  戰兔扯了扯嘴角:

  “在那個笨蛋嚇得汪汪大哭之前,我得把他接回來。”

  #美空:你說的好聽,我可是清楚聽到你牙齒的咯吱聲了!

    戰兔:(別過臉)我在吃糖而已

    美空:騙誰啦你!

  

  (10)

  和戰兔說的一樣,

  龍我確實离汪汪大哭不遠了。

  男人的車居然是賓利,還有司機幫忙開門!怪不得每次來刷卡眉頭都不皺一下,有錢也太好了吧…

  還沒感慨完,就被男人請上了車,還溫柔的幫他扣好安全帶。雲裡霧裡的龍我才坐穩,就發現車門和車窗哢嗒一聲,上鎖了。

  而且路線也根本不是市區,反而往山區開。

  就算是肌肉笨蛋也終於意識到不妙,可是變身腰帶瓶子都不在身上。

  “等等!你要帶我到哪裡去????”

  坐在他旁邊的男人靜靜地看著他一會砸門一會砸窗,氣喘吁吁卻無計可施的樣子,很快樂的笑了:”不要害怕,龍我,我怎麼可能會傷害你呢?”還想伸手摸摸龍我因為著急而微微汗濕的頭髮,被龍我側身躲開了。

  對了還有電話!!龍我飛快地掏出手機,想給戰兔打電話。“這輛車裝了信號干擾器,沒有人能找得到你,放棄吧。”男人指了指車頂。

  可惡!!!男人淡定的樣子和之前沉默安靜的樣子根本判若兩人!

  “為什麼要做這種事!我們不是朋友嗎!”

  難道那些小小的善意,那些點點滴滴都是假的嗎!

  “抱歉,龍我,如果可以我也不想這樣,嚇到你我會很心痛的。”男人搖搖頭 “但是我從來沒有想當你的朋友,我想要的從一開始,就祇有你而已。”

  “老闆,感應到追蹤器離我們不遠。”司機看著平板上的紅點,報告道。

   戰兔嗎!

  “真纏人啊…”男人從口袋裡取出一個透明的按鈕,輕輕一按,彈出了一個小小的氣袋,不斷膨脹著。

  感覺到不妙,龍我貼著車門想儘量遠離男人。

  “乖,先睡一覺吧,我保證不會有任何感覺的”

  “誰會乖乖聽你的話啊!!”俐落的揮出一拳,卻被男人一把抓住,力量大的嚇人。

  “………!”右手呢!男人卻看出了龍我的企圖,笑了笑,將龍我兩隻手腕緊緊地固定在了一起。

  “暴力的你也非常美,我很喜歡。”

  變態嗎!!!!!!龍我被狠狠壓制住在座位上,動彈不得。“放開我你這個……變態!!嗚嗚!!”

  “很快就到家了,做個好孩子睡一會吧,好嗎?”

  明明是疑問句,卻根本不讓人選擇。

  被氣袋捂住了口鼻,大量湧入鼻腔的催眠劑嗆得龍我咳出了淚花,不得不吸入更多的氣體。不一會,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氣,乖乖地躺在了男人的懷里。

  戰兔………………

  (11)

  跟隨著追蹤器的指示,戰兔沒有費什麼功夫就潛入了變態誘拐犯的私人別墅。輕鬆解決掉幾個在戰兔看來十分簡單的警報器,敲破玻璃,俐落地翻進房間。

  剛站起來,即使是見慣大世面的天才科學家兼假面騎士桐生戰兔本人,都忍不住打了一個惡寒。

  裝潢豪華的房間裡,全部都貼滿了龍我的照片。各種角度各種表情,傻傻笑著的他,因為算不清帳而皺著眉頭的他,一不小心在櫃檯上打盹的他……有的像素模糊,衹能依稀看得見人影。有的卻非常專業,相中人的長睫毛似乎都能數的清。

  但沒有一張,是看著鏡頭的。顯然是盜攝,而且時間跨度並不短。櫃子上還用支架陳列著幾瓶蛋白粉飲料…那是龍我最喜歡的牌子。

  “那個渣滓……”戰兔狠狠磨著牙。

  居然敢這麼光明正大的和自己搶男人(???)

  YY已經不可忍,還敢誘拐……………

  “沒想到你居然還能追到這裡來…不愧是天才科學家,很有一套。”戰兔轉身,不知道在門口找了多久的男人輕輕推開門,懷里是不省人事的龍我。

  “別擔心,我怎麼捨得傷害他,衹是讓他安靜睡一會而已。”感覺到戰兔快要殺人的眼神,男人將龍我輕輕地放在了一旁柔軟的沙發上。

  確認龍我確實衹是在熟睡,戰兔暗自鬆了一口氣“你到底想幹什麼,以你的能力和身份,沒必要當誘拐犯吧?上田社長?”

  靠科技發家的年輕企業家上田,年少有為,私生活成謎。是這幾年最讓人津津樂道的話題。如今電器商店里很多熱門品牌都是旗下分支。剛查到資料的戰兔也覺得很奇怪,這種人物怎麼會跟那個笨蛋扯上關係。

  “確實…一開始我的目的其實是你”上田指了指戰兔笑了“聽說有新的天才發明家出現,商品的質量甚至價格都比我的更好更便宜,作為競爭者也好,作為發明者的自尊心也好,都驅使我去調查。”

  “實話實說,到我這個份上,金錢已經不再是我所追求的了,祇有靈感,和創作能讓我感覺到快樂。”

  剛刚才過上吃飽飯的日子的桐生戰兔在心底mmp並決定一會打人一定下死手。

  “直到我遇見他,我才知道什麼是奇跡!”上田一臉陶醉“怎麼會有如此可愛的人,仿佛有一種未知的魔力!讓我深深地陷入其中!他和普通的人類不同!…”

  確實不是普通人類…戰兔默默吐槽

  “……但是,連我都誓死保護,不捨得接近的天使!居然被你這種粗魯的男人奪走!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…比起你,肯定是我這種天才企業家更能讓他幸福!……”

  “說完了嗎?”戰兔毫不留情地打斷男人,脫下風衣隨意地扔到一邊。

  “想武力解決?果然是野蠻人,也好,就我們兩個公公正正的決一勝負!誰才是最適合龍我的男人!”

  上田也解開了襯衫紐扣。

  很好,肯動手事情就好辦了

  笑了笑,戰兔把原本握在手里的瓶子放進了口袋

  “…首先,你要是輸了,就老老實實做人,別再打這傢夥的主意。”順勢活動了一下手腕。

  “其次,管你什麼白癡企業家。”

  “他男人,可是假面騎士”

  不用腰帶都能把你打的滿地找牙的那種

  #真-修羅場

  (12)

  “嗚嗚嗚嗚嗚!!!!”被狠狠捏著臉頰,睡夢中的龍我吃痛,張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就是自己熟悉的家,還有一臉不高興,臉上,嘴角青紫的戰兔。

  “誒!!!我不是被那個變態抓走了嗎!”後知後覺的龍我差點蹦了起來,被戰兔按住了,三言兩語將龍我昏迷以後發生的事情梳理了一遍,當然側重渲染了盜攝那部分,將對龍我的癡迷和讚揚部分簡化了。

  開玩笑,比我還會放彩虹屁怎麼行!

  “好恐怖……”果不其然,龍我也打了個冷戰。

  “還好意思說?是誰惹的禍?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龍我心虛地咳了咳。

  還是被戰兔發現了…

  “痛嗎…”摸摸戰兔臉上的淤青,一直以來,受傷對龍我來說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,貼個ok邦就完事,眉頭都不會皺一下。但是一想到這傷是因為自己,就心痛不已。

  “……那傢夥比我還痛,估計短時間下不了床”

  戰兔側過臉,想讓龍我也摸摸左臉。

  “抱歉,如果我知道是這樣…我肯定不會。”

  低著頭,龍我鼻尖有點紅,頭頂如果像小動物一樣有耳朵的話,現在早已無精打采地耷拉了下來。

  “以後還會不會有事隱瞞我?”

  “不會了…”

  “以後還會不會亂跟客人交往過密?”

  “……?不……”

  “以後還敢不敢亂散發魅力?”

  “…?????”

  問題越來越微妙,龍我抬起頭剛想反駁,卻被戰兔溫柔地抱住。

  “…其實該說抱歉的是我哦”

  “……戰兔”

  “不應該只關心發明和實驗,不應該將店交給你一個人打理,不應該忽略你的情緒,更不應該讓你覺得我是一個不明事理只會亂吃醋的男人,抱歉,龍我。”

  溫柔地親了親龍我的側臉,戰兔的親吻染上藥水的味道,但龍我卻仍然沉迷其中。

  “以後我一定會把你看的牢牢的,防止那些蒼蠅來騷擾你…乾脆發明一個防止騷擾機器怎麼樣?敢接近你我就遠程遙控十萬伏特的那種?”

  “……笨蛋嗎!!!!!”被按倒在床上的龍我無語地捏了一下戰兔的鼻子。那樣一來還要不要做生意啦!

  突然想到了什麼,龍我用手抵住了戰兔的再一次親吻,“等等…戰兔…那個人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吧…”

  ”沒有用腰帶…死不了…”戰兔不滿地咬了一下身下人的鎖骨。

  這個笨蛋,這個時候了還擔心別人的安危………

  雖然這份善良也很可愛。

  “這個時候心裡還想著別人,不管是誰我都會吃醋哦”

  ps:“我不服!你到底是怎麼樣跟蹤到我的行蹤的!明明已經安裝了最新最頂尖的防偵查儀器!”鼻青臉腫的上田趴在地上,站都站不起來了還在掙扎。

  “因為我在龍我身上放了最~新(重音)追蹤器,干預失敗衹能說明你技不如我而已。”抱起昏睡中的龍我,戰兔將人用風衣裹了裹。

  “不可能!我都檢查過!無論是身上衣服上!”上田崩潰了…難道是…………!”

  “對啊,跟你想的一樣,在內部哦,很深很深的那種~”

  戰兔滿意地看著男人气絕。

  當然這些事,呼呼大睡的龍我並不知情(笑)

  #男人的問題果然還是拳頭解決☆

  

  


评论(10)

热度(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