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米

或許這就是命吧


「自己搬出來獨立生活租搬家一直忙著找工作適應工作熟悉工作,現在終於可以喘口氣了坑了那麼久果咩!我還活著絕對不坑相信我!(被打死)」
忍不住開新坑誒嘿嘿☆
同樣的惡趣味產物~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ABO設定
天才科學家實驗意外變正太腹黑佔有欲max攻x人妻正直受
年下攻,1v1,生子
攻會變回來…吧…吧…吧…
脆皮鴨文學,港家用詞不當請諒解!麼麼噠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「恭喜你,你是omega。」接過醫生手中的檢驗報告,夏之鼻子一酸,眼淚差點流下來——當然,不是因為高興。「醫生,請你再確認一下,我真的是omega嗎?真的不是beta或者alpha?」「我看過你的病歷,這個月你都在幾家政府醫院測試過三次了,我相信這個結果是毋庸置疑的,我很理解你們這些年輕人剛剛面對性別分化,心理上可能還有些不能適應,身為珍貴的omega,肯定是一時高興,不能面對現實…」看著面前紅著眼睛,一副哭唧唧模樣的omega,醫生推推眼鏡,病歷紙上清楚的寫著已有婚配對象,但未標記。動動筆開了幾瓶帶有一點助催情效果的營養劑。
  
         身體各項指數都非常健康,我衹能幫你到這裡了!
  深藏功與名,今天的醫生還是這樣的醫者仁心。

  「………兒子,接受現實吧。」夏叔拍拍自家兒子的肩膀,一邊的夏太太也小聲附和「兒子,天意不可違啊」趴在餐桌上的夏之聽著這兩人在自己耳邊左一句右一句,時不時捏捏自己的臉戳戳自己的頭,再也忍不住掀桌而起「說到底還不是你們兩個的錯!什麼年代了還學人家定娃娃親!這下好了你們兒子的人生被徹底毀了!!」夏叔也是暴脾氣,一聽兒子的控訴,也來氣了「臭小子!如果不是我們兩個,你會有今天的好日子?我們一家三口早就破產跑路了!再說了人家謝家條件比我們好了不知道多少倍,願意和我們結親家怎麼看都是人家吃虧,你還委屈了!」「就是,你就去見見嘛說不定人家也看不上你不就完了!」夏太太拉著自家老公,用眼神示意兒子別再吵了「如果不是早早定了親,你現在都要接受強制婚配了,以前不就是有一個omega,婚配對象是個人渣嗎?家暴,虐待,結果他老公被逮捕的時候發現懷孕了,一個人多可憐…至少我們知根知底對不對,兒子你別那麼任性。」
  
「行啊我不任性了反正也沒有選擇權。」夏之不想再跟他們吵下去了,明知道沒有結果又何必再說。關上房門,一直在眼眶裡打轉的眼淚才流了出來。這是性別分化結果出來後,夏之第一次哭。如果可以,夏之寧願做一個最平凡的beta,沒有與生俱來的責任,沒有那麼多框框條條的限制。隨心所欲,愛我所愛。只可惜…這一切都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事。身為omega,夏之不是不知道父母話中的道理。
  
結婚生子,是omege的責任。如果違反了這個法律,會遭受強制婚配,那樣的後果誰都無法承受。更何況對方是謝家…夏之在床上翻了個身。但是今年才二十歲的自己,說他天真也好幼稚也好,還是有著屬於年輕人的幻想。揉揉眼睛,既然沒辦法逃避就面對吧。夏之閉上了眼睛。
  
迷迷餬餬地,夢到了小時候的事情。
  
那是他們家以前的客廳。很大,裝修的很美。小的時候他總是在家裡爬來爬去的玩,印象很深,衹是後來為了抵債,就賣了,才搬到現在的公寓裡。夏之眨眨眼睛,客廳裡有好多人…「…哎呀,如果不是你出手相助,我們一家真的要跑路了,大恩大德…我,我怎麼還你才是啊」老爸緊緊拉著一個中年男子的手,紅了眼眶,媽媽也抱著自己,不住的用手帕拭淚。「做生意有好有壞都是正常的,老同學,你何必那麼客氣」男人笑著拍了拍老爸的手,坐了下來「工作的事你別擔心,我公司什麼都不多,給你留個位置還是綽綽有餘,安心做,有我一口飯就有你的。」
  
「老謝,事到如今我也給不了什麼承諾了!祇有我有,衹要我能做到,你儘管提!」老爸也坐了下來,媽媽遞了一杯茶給他,他擺擺手拒絕了。患難見真情,這份情誼讓他感動不已。而這份人情又像是一塊巨石,壓在心頭,讓人喘不過氣來。如果不能還清,那日日夜夜別想好過。那位謝叔叔聞言笑了笑。夏之注意到他身邊居然站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。
  
怎麼會有那麼蒼白的皮膚呢?這是夏之對他的第一印象。穿著針織背心,格子短褲和小皮鞋,打扮的像一位小少爺的男孩的頭髮有點長,劉海下是一雙非常美麗的眼睛,抿著唇,很嚴肅的模樣。不說話,衹是站在謝先生的旁邊直直的看著自己。
  
「……」呆呆的不知道說什麼好,原本吃著棒棒糖的夏之停下了手裡的動作,忘記閉上嘴巴,口水不由自主的順著嘴角流了出來。
  
「呵呵」看著夏之的模樣,男孩笑了,走了過來。从口袋裡取出折的整整齊齊的小手帕,幫夏之擦掉了嘴角的口水,然後輕輕地在夏之唇上親了一口。男孩的動作太快,現場的大人們都愣了一拍。「哎呀兒子!!」太丟人了居然還讓人家兒子給擦口水!不過這算不算自家兒子被占便宜了啊?該不該生氣?夏叔陷入了兩難,一時面部表情瘋狂轉換。在座各位的面部表情也都是十分精彩。
  
相比之下謝先生的態度就冷靜多了「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謝一鳴?」「爸爸,我要他」被稱為謝一鳴的男孩還是那樣面無表情,但是他卻緊緊地抱著夏之,絲毫沒有要放手的樣子。奇怪的是,小小的夏之似乎也很喜歡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小哥哥,安靜的趴在他懷里吃手手「明明還是小鬼,學大人談什麼感情」笑著,謝先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優雅姿態。「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。我可不是你」抬起頭毫不畏懼地看著自己的爸爸,謝一鳴臉上是十幾歲孩子不會有的成熟。謝先生笑容一僵,衹是一瞬間又恢復了原來的溫文爾雅。
  
「…好啊」希望你不要後悔。放下茶杯,謝先生站起來拉起了夏爸的手「老夏,你也看到聽到了,我兒子生下來就這個樣子,該說好還是不好呢?對什麼事對任何人都這樣愛理不理的態度。難得他那麼喜歡一個人,或許這就是緣分。」看到自己老同學一臉懵逼的表情,謝先生畫風一轉「你也知道我們家什麼情況,不能說名門望族至少是家境良好,這樣吧,我們看天意,今天和你定個親,如果夏之長大了是alpha,就讓他們認個好兄弟,就跟你我一樣。如果是beta就讓他們自己選擇,年輕人的事我不干預。如果是omega,那就是老天註定,你就認了我兒子這個女婿如何?」
  
一番話說的滴水不漏,怎麼聽都是自己賺了大便宜。夏叔回來看看自己的老婆,夏太太也是不住點頭。咬咬牙,夏叔緊緊回握住謝先生的手「行!這個親家我認了!」「老夏,我們明人不說暗話,現在我們一起去民政局簽個字,兩個孩子定個親這事就定了」「好好好!」
  
沒想到老同學聚會居然還順勢定了個親,大人們急著翻資料證件,兩個小孩子卻被冷落到了一邊。「媽媽不在……好怕」夏之吃完了糖,看到大人都在自顧自的忙。顯得有點不知所措。「來。」將夏之抱在懷里,謝一鳴仔細地將他嘴裡吃完的棒棒糖棒用紙巾包好,扔進了垃圾桶,免得他戳傷自己。「有我在」
  
摸摸夏之柔軟的頭髮,小孩子身上的有種香香甜甜的奶味,他很喜歡。「哥哥他們在幹什麼?」「不是哥哥,是老公。我們已經是夫妻了哦」耐心地糾正,謝一鳴捏了捏夏之的小臉。他剛一見夏之就忍不住想這麼做。
  
「老…公?可是我們沒有結婚耶…電視說結婚才是老公…」「等你長大,我就來娶你」「哦…那你要快點來,不然我好睏…」
  
「你要乖乖的等我。」睡著之前夏之只聽到了這句話
  
也是他和謝一鳴這麼多年來說的最後一句話。
  
童言無忌怎麼可以當真呢
  
  
  
  
  

 

评论(2)

热度(3)